龙泉窑厚釉技术和粉青釉瓷器的烧造
来源:    发布时间: 2023-08-26 19:00   7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龙泉窑是中国瓷业史上最重要的窑场之一,粉青〔图一〕、梅子青釉瓷器是龙泉窑最具代表性的特色品种。这类产品釉质肥厚,釉层乳浊失透,具有如玉般的莹润质地。

龙泉窑是中国瓷业史上最重要的窑场之一,粉青〔图一〕、梅子青釉瓷器是龙泉窑最具代表性的特色品种。这类产品釉质肥厚,釉层乳浊失透,具有如玉般的莹润质地。学界对于龙泉窑粉青釉瓷器的烧造时代及其所使用的厚釉技术的出现时间仍无定论,对于其后的发展脉络亦尚不明晰,这些问题仍待进一步的梳理和追溯。


一  龙泉窑厚釉技术与粉青釉瓷器的源起

北宋中期以后,随着越窑的衰落与龙泉窑的兴起,浙江的瓷业中心从浙北的上虞、余姚转移到了位于南部山区之中的龙泉。 北宋元祐七年(1092),处州郡守对瓯江进行了疏浚和治理,去害兴利 。运输条件的改善使得龙泉窑在北宋晚期一改早期阶段就地销售的生产模式,达到了空前的生产规模。因质量上乘,这一时期的龙泉窑产品得到了宫廷的青睐。庄绰《鸡肋编》称:“处州龙泉县多佳树,地名豫章,以木而著也。……又出青瓷器,谓之秘色。钱氏所贡,盖取于此。宣和中,禁庭制样需索,益加工巧。” 可以看到,北宋宣和年间,宫廷已经“制样须索”龙泉窑瓷器。然而,一些学者则因文献中有“又出青瓷器,谓之秘色。钱氏所贡,盖取于此”的记载而怀疑此材料的真实性。其实,书中所叙述的“处州龙泉县多佳树,地名豫章,以木而著也”这一历史情况,

切实可信,且“钱氏所贡”也用了一个指意模糊的“盖”字,而“秘色”在宋代已成了“臣庶不得用”的高档青瓷的代名词,故其可信度是高的。《坦斋笔衡》记载:“本朝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江南则处州龙泉县窑,质颇粗厚。政和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 与庄绰的记载时间符合,内容也都指向龙泉窑供宫廷所用。尽管人们常以 “质颇粗厚”四字而草率地认为龙泉窑在北宋晚期时质量并不高,可如果通盘观察整段文献,就会发现与龙泉窑做比较的都是非同一般的窑场,无论是“不堪用”的定窑,还是“命造青器”的汝窑,或者直接为宫廷服务的官窑,都与宫廷有着密切的联系,即这几个窑场在当时都为宫廷烧造瓷器,也就是说龙泉窑在北宋末与定窑、汝窑、官窑等地位一致,已经进入皇家的视野,在为宫廷烧造瓷器。此外,叶寘所描述的“质颇粗厚”的重点在于“厚”,这与南方地区瓷土含铝量较低有关。据检测,龙泉窑胎土的含铝量仅20%左右,与北方地区动辄25%以上甚至达到35%的含铝量差距较大。含铝量低导致胎料硬度不够,在高温下容易变形,所以无法将胎壁做得很薄,尤其是与北方的器物相比,故有“质颇粗厚”之说。因为胎比较厚,故此时其釉应该不会是厚釉,不然会使器物过于厚重而影响使用。北宋覆亡后,北方人口大量南迁,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南移,北方的汝窑、定窑等名窑制瓷技术传入南方。我们可以从龙泉溪口瓦窑垟窑址出土的支钉窑具上看到汝窑的技术特点〔图二〕,也可从组合支圈复烧工艺〔图三〕中看到定窑的艺术风格。南宋时期龙泉窑结合南北技艺,迅速走向成熟,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进而形成一个较大的瓷窑体系。在胎釉配方、造型设计、器形种类、装饰艺术、上釉方法及装窑烧成等方面都有了重大的改变和提高,其技术创新具体表现在“胎体变薄”和“釉层加厚”两个方面。首先,南宋龙泉窑在北宋厚胎薄釉产品基础上吸收了汝窑、官窑的烧制技艺,改进了胎土配方,在瓷土中掺入了适量的紫金土,增加氧化铝和氧化铁的含量,提高了抗弯度,使器物在高温下不易变形。瓷土硬度的改变使得胎体得以变薄,克服了“笨重粗厚”的特点。只有在胎变薄了的基础上,施加厚釉才变得可能。而后,南宋龙泉陶工相应地

改进了釉料的配方,由原来的钙釉变为钙碱釉,并在薄如纸的胎体上多层施釉,达到乳浊失透的产品效果。釉色至此出现了粉青、梅子青等色〔图四〕。